■ 深圳特區報特派記者 葉志衛
   周元春 楊麗萍
   今年春晚《扶不扶》的小品引發熱議,本是學雷鋒做好事,結果竟變成一件如此“謹慎”的事,老人變得“扶不起”。今年的兩會上,不少政協委員都被追問這個問題,在今的政協文藝組的討論上,宋丹丹委員主動“挑”起了這個話題——老人摔倒扶不起,老人跳廣場舞擾民,不僅僅只從道德的角度來審視。
   “黃宏已經擠兌我了,說我已經是今年第三次在小組討論上發言了。”在今天政協文藝組的討論上,宋丹丹說,有個問題不吐不快,這是一個近幾年頗有爭議的話題:老人摔倒了,你到底扶不扶?
   宋丹丹旁邊坐著她演小品的搭檔黃宏,這位全國政協委員在“擠兌”了好朋友之後,笑了起來。在此之前,他也被記者追問“扶不扶”的問題,他回答:“肯定會去扶,同時還要掌握知識,扶起來之後還要去打一些電話,讓救護車早點到來,送去醫院。真心幫助他,他就算是‘碰瓷’,也會得到良心的譴責。”
   同組還坐著薑昆、濮存昕等委員,此前他們也曾被追問這個問題,聽到這個問題,都看著宋丹丹。宋丹丹說,很感慨,父母都八九十歲了,眼看著他們變老,“扶不扶”也是一個老齡化社會必須要面對的問題。
   宋丹丹看這個問題是另外一個視角,比如,“現在老年痴獃的問題,已經變得越來越嚴重了,他一摔倒你去扶,他可能賴你。他們在大街上被撞倒了,沒看清楚是誰撞的,最後誰扶了就是誰。但他賴你或許不是有意識的,就是應急反應。”
   宋丹丹以自己的母親為例,她母親八九十歲,“一個做了60年教師的老人,教給我特別好的品格,但她氣跑了3個保姆,因為她老懷疑被人拿她的錢。”現場的委員和記者都哄堂大笑。宋丹丹認為,這個問題需要引導,不能說社會風氣有多麼壞,老年人有多麼壞,有可能是他們的大腦開始糊塗了,沒有安全感,有精神上的問題,容易恐懼。
   宋丹丹認為不能變成純粹的道德爭論,“需要我們的醫生告訴年輕人,比如老年痴獃是什麼樣的,讓一些人去理解他們的行為。
   對於宋丹丹評價老人摔倒“扶不扶”的問題,全國政協委員馮雙白補充說,這是老人在突發事件後自我求助和保護的意識,可能是一種條件反應,需要我們去理解他們的行為。“我們要科學去判斷人性,但我們集中在道德判斷上。”
   “比如說,老年人普遍心裡比較恐懼,害怕沒保障,如果我們的社會醫療保障好一點,他內心的恐懼就沒有那麼大,老人扶不起的現象可能少點。”馮雙白說。
   馮雙白是一位舞蹈藝術教育家,他提到了另外一個涉及老人有爭議的話題,“廣場舞擾民”。他註意到一個現象,廣場上,不少老人喜歡跳“僵屍舞”,“一個人扶著另外一個人,像僵屍一樣蹦跳,跳舞時音樂放得很大,其實對老年人的身體有極大的損害。但對這個問題,我們只進行道德判斷:你跳舞擾民了,是不道德的。我們從來沒有去問,為什麼這些老年人喜歡跳僵屍舞?他認為,僵屍舞在電影文化傳遞出來的是一種永恆的複活,這可能和一些老年人害怕死亡的特定心理相關。
   “我們先搞清楚一些問題,才能更好理解老人的行為,一個爭議,不能只做純粹的道德判斷。”馮雙白認為。
   (深圳特區報北京3月9日電)  (原標題:“扶不扶”不能只做道德審判)
創作者介紹

Pink

cv08cvqr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