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期多地城市污水無法全部處理,部分生活污水直排湖河致水體“二次污染”高發。記者採訪發現,不少城市污水處理規模不足,污水處理廠普遍處於“超負荷”運轉狀態,大量生活污水無法處理只能直排,加上污水處理排放標準偏低,使部分污水處理廠超標排放成為“污染源”。
    不少受訪專家建議,應從加快處理規模擴建、提升排放標準、完善監測懲處等方面採取措施,為城市地表水質“減負”。
  多地污水處理超負荷

  部分污水處理廠成“污染源”
  清河是北京城區一條主要排水河道,雖經多次治理,但下游的個別河段依舊渾濁,河水發臭,引發居民不滿。“每天下班不用擔心坐過站,聞到那個味就知道到清河了。”家住立水西橋清河河段附近的市民吳女士說,有些支流小河河面上還漂浮著生活垃圾。
  北京市水務局排水處副處處長熊建新說,清河污水處理廠經過三期擴建,日處理能力達55萬噸,但高峰期依舊每天有10萬噸污水無法處理只能直排入河,成為清河“越治越污”的重要原因。
  北京清河污水處理廠境況,僅是多地城市污水處理超負荷的縮影。隨著各地城市快速擴張、人口聚集,污水處理規模未能跟上城市發展步伐,導致很多污水處理廠從以往“吃不飽”,變成“吃不消”。武漢市一家污水處理廠負責人表示,污水廠早已達到最大的設計處理能力,豐水期每天處理量得高出2萬噸,“大量設備少有停產減產維護間隙,運行壓力非常大”。
  在超負荷運行的同時,一些污水處理廠排放水質嚴重超標,被環保部門通報。近日,湖北荊門市一污水處理廠因環境違法被環保部掛牌督辦。該污水處理廠中控系統建設不完善,未連接提升泵、曝氣和污泥濃縮脫水等設備,且治污設施運行不正常。此外,在線監測數據與實驗室檢測數據差距過大。
  四川省今年二季度國控重點污染源監測結果顯示,19家排放不達標企業中,有11家污水處理廠;江蘇省去年被列入環保信用評價“黑名單”的18家企業中,有10家是污水處理廠;安徽淮南八公山污水處理廠,今年3月的排口取樣監測結果顯示,處理後排水超標,其中糞大腸菌群超標23倍以上,因此被安徽環保廳掛牌督辦。
  還有的污水處理廠為降低成本“偷工減料”。湖北、江蘇等地水利部門曾經發現,有的污水處理廠少放藥劑,明明要用4颱風機,它用1台,明明要進1萬噸水,它進5000噸水,目的就是少開工多賺錢。清華大學水業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濤說,很多污水處理廠在建設後並沒有真正投入使用,往往成了擺設,大量未經過處理的廢水直接排放,成為“污染源”。
  業內人士指出,污水處理廠本應是對污水進行集中處理,治理和修複市地表水質的環保最後陣地,但普遍存在超標排放,尤其是糞大腸菌、懸浮物等指標不合格,使得部分污水處理廠淪為“污染源”,嚴重影響城市環境和居民生產生活。
  處理能力滯後

  排放標準過低
  一些城市水務工作者和環保專家表示,城市污水處理“吃不消”和排放超標現象,主要原因出在污水處理量擴能趕不上排放量攀升,污水處理廠排放標準過低,加上偷排現象高發,導致很多地區污水處理效率和效果大打折扣。
  污水排放量攀升,處理能力難匹配。多地城市水務部門負責人表示,污水處理新增規模遠跟不上污水排放量增量,是污水處理“超負荷”的主因。北京市水務局副局長潘安君說,由於城市人口規模不斷膨脹,污水管道鋪設收集率上升,但污水處理廠從立項、選址到建設,至少要用3年時間,污水處理廠的建設速度大大滯後於人口的膨脹速度,一些污水處理廠剛投產就超負荷。
  中部地區一省會城市負責污水處理的排水公司負責人介紹,新建擴建污水處理廠一方面受到投入運行後“一年內運行負荷不得低於60%,三年內不低於75%”等硬性考核指標要求,使城區難以預留足夠污水處理空間;另一方面城區新建污水處理廠往往面臨群眾阻撓上訪、資金有限等因素,難以按進度完工。
  污水排放標準低。長期從事水污染處理的碧水源集團董事長文劍平說,目前我國實施的《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》中,最高的一級A排放標準僅相當於地表水的劣五類,國內相當部分的污水處理廠排放標準還達不到一級A,因此即便各地都實施雨污分流,生活污水全處理的理想狀態,也難以達到改善和修複城市水體的目的。
  中國工程院院士錢易表示,現有成熟技術能使污水處理標準從一級A提高到地表水四類,每噸處理成本只需增加1至2毛錢。但當前污水處理費價格形成機制尚未完善,加上一些地方政府承諾的污水處理補貼長期拖欠難到位,污水處理廠連日常運營資金都難以維繫,加大投入改造工藝技術的積極性不高。
  違規成本低導致偷排現象高發。湖南株洲、江蘇南通等地多處污水處理廠屢現出水水質異常,經檢查發現為上游企業偷排工業廢水,導致進水遠超處理能力所致。潘安君說,偷排工業廢水被查明後罰款的上限不過3萬元,有的僅罰款幾千元,現有法規政策對違法偷排行為的震懾力遠遠不夠。
  擴能提速排放提標

  助力城市水體“減負”
  據住房城鄉建設部統計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3月底,全國設市城市、縣累計建成污水處理廠3622座。業內專家指出,隨著城鎮化加速,城鎮污水排放激增與處理能力不足的矛盾,以及污水處理排放“二次污染”問題將日益突出,亟待從擴能、提標入手,從根本上解決污水困局。
  首先,適度放寬限制,加快污水處理擴能步伐。傅濤等業內人士表示,有必要適度放寬大中城市污水處理廠的建設負荷硬性要求,預留足夠空間和規模;完善市場化投融資模式和污水處理收費標準的價格形成機制,為城市水務工程建設擴能提供資金保障;加快城市排水深隧水道探索,提高城市污水處理峰谷調節能力。
  其次,逐步提高排放標準,推進技術升級改造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王凱軍認為,基於城市水資源保護的緊迫任務,逐步提高國家污水處理排放標準迫在眉睫,應借鑒和推廣北京、浙江等地出臺地方法規做法,逐步將污水處理排放標準與地表水水質等級接軌;同時在污水處理廠用電收費、補貼標準等方面出台激勵政策,激活污水處理廠技術改造升級的積極性;第三加快污水資源化利用試點,改變現有的單純無害化的污水處理工藝技術,將處理後再生水經分類、排序進行回收利用。
  最後,完善檢測監督和懲處機制。業內人士建議,應建立污水處理廠進入超標異常情況的水務、環保、城管等部門聯合檢測監督機制,一旦進水異常即可迅速找出污染源頭並從嚴懲處,還要積極搜集證據,對違法行為移交司法處理。對於污水處理廠“偷工減料”應加大監督檢查,一旦發現,應將水務運營企業列入“黑名單”,不准其繼續從事污水處理行業。記者 關桂峰 李勁峰
創作者介紹

Pink

cv08cvqr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